鲍鱼安卓版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这一夜,席若颜耗尽了所有体力。

   承欢殿内,不点灯已多了些光亮,她知道,这是天快要亮了。

   而她也早已从方才的昏睡中醒过来,看着还在身上驰骋的英俊男人,她的手抵过去:“相....相公....待会还要上早朝....唔——”

   她其实是想说,他该歇一歇了,而她从方才的那一觉中虽然养足了体力。

   可是那处仍是麻木的。

   这男人当真是不能开荤,这一夜过去,想着他的体力,竟还如此充沛。

   她逐渐招架不住。

   席若颜将脑袋侧开,呜呜出声:“相公,要上早朝——啊.....”

   身下又是一重,她忍着要踹他的冲动,听着夜倾绝微微的粗喘气声。

   席若颜禁不住咬牙,见他还在此事沉迷,她终于忍不住扯嗓子:“夜倾绝!这个昏君给我滚去上早朝!!”

   经过一夜软喊,她这小嗓子简直哑的让男人体力又充沛了。

   00后美女私房吊带露酥胸美臀唯美写真

   “今日,不上了。”

   夜倾绝哑着声音,重新堵住她。

   “小乖儿。”

   他轻唤她。

   席若颜腿颤,身子更颤。不是因为他这声小乖儿,而是他身下之力,又加快了,让她下意识的想收紧。

   “——混蛋。”

   她咬紧下唇,眼眶里又满了泪花:“一点也不知疼惜我唔——”“小乖儿,为夫这不是正疼着呢吗?”

   “啊——”

   又是随着这一声喊叫,席若颜想哭诉的声音全部被吞进他的腹中,只剩下这阵阵喘语轻叫。

   *

   殿外,里面的人战了一夜,他和白球球在外面也战了一夜。

   待都累的喘不上来气气,白球球坐到张怀德身边,怒呼呼的喘粗气。

   张怀德摸了摸白球球的脑袋,仰头望着这快要大亮的天,叹息:“看来咱家真的说对了,今个皇上还真的不打算上早朝了。小卓子。”

   “张公公,奴才在——”

   “去朝堂上走一遭吧,就说皇上今日——嗯,今日病了,无法上早朝了。”

   “病——病了?”

   小卓子不解:“张公公,昨个皇上还好好的,今个突然病了?”

   这没有任何预兆的谎言,可又是在诅咒皇上,他可不敢胡乱的说啊,万一脑袋保不住了怎么办?

   张怀德白他一眼,怒道:“身体病了,心也病了,整个人都病了,病的不受自己控制了,很严重,不过今日不会好!让他们早早的散朝去,有事明日再说!”

   小卓子吓的一哆嗦:“是....是....”

   发起怒来的张怀德是可怕的,尤其是刚才和白球球干仗的那架势,小卓子连滚带爬的去传话去了,再不敢有疑问的地方。

   “夜倾绝——呜——不行了不行了——给我起开!!给我滚去上早朝!!”

   “小乖儿....”夜倾绝声音依旧沙哑,比之之前更哑,身下相贴之紧密不见丝毫缝隙,“马上就好....”

   他哑着声音哄她。

   好——好大爷,这句话从一个时辰前就开始说了!

   席若颜内心嘶吼。

   男人这沙哑中的声音简直比那强x药还要令人难以相招,尤其是衣身皆是褪尽的男人,露出他健硕窄瘦,且是白的如冬日的雪一般滑白的肌肤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