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8幸福宝在线观看

陶景熠说下午两点钟,陶夫人会在陶兆伟的办公室,这个时候进去,是最好的时机。

她有点惊讶,他每天在公司待得时间还不到三个小时,怎么会清楚陶夫人的动向?

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按照他的指示,她先给陶兆伟打了个电话预约。

陶夫人已经知道两千万分手费的事了,听到她要过来,就躲到了屏风后面窥视。

夏语彤进来后,没有看到陶夫人,原本以为陶景熠估算失误,可当走到总裁办公桌前时,眼角的余光就瞟到了屏风下面的一双脚。

哇塞,陶景熠果然是神机妙算啊!

“弟妹,找我什么事?”陶兆伟靠在大班椅上,慢条斯理的问道。

“赔我的两千万!”夏语彤伸出手来,像个讨糖吃的孩子。

陶兆伟微微一怔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本来准备把那两千万藏起来当私房钱,不告诉陶景熠的,可是全都告诉他了。”

“他非逼着我把钱还回去,说陶家和炎家是死敌,水火不容。我是陶家的儿媳妇,拿了炎家的钱,就是打了陶家的脸,让陶家颜面扫地,所以必须还回去,一分钱都不能留。今天早上我就把钱还给炎家了。”

淡淡的粉色呆萌少女

夏语彤一张小嘴嘟得老高,气愤、郁闷、恼怒!

陶兆伟狂汗。

“那小子不是觉得打了陶家的脸,是觉得打了他的脸,才逼还回去的。”

夏语彤攥紧了小粉拳,目露凶光,“大哥,知道我还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吗?简直就是割肉一样的痛苦,一块钱就是一刀,我整整被割了两千万刀,比凌迟处死还要痛苦一千倍,一万倍!这都是因为,必须要赔偿我的损失!”

这些台词是陶景熠写给她的,她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发笑。

这家伙如此有才华,不去当编剧,真是影视界的一大损失。

陶兆伟吐血,只感觉眼前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,“真是嗜钱如命。”

“错,帅哥和爱情才是我的命,但有了钱,我可以连命都不要。”夏语彤说得干脆果断,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拜金。

陶兆伟无语了,低哼一声,“如果我不赔给呢?”

他话音未落,夏语彤“哇”的一声嚎啕大哭,“人家说长兄为父,身为大哥,而且是我们唯一的亲大哥,不但不关爱我们,照顾我们,还害得我们赔钱,这是不仁不义。”

陶兆伟抚额,风中凌乱。

见他沉默不语,夏语彤哭得更凶了,梨花带雨,俨然就是一个要不到糖吃在耍赖的小孩子。

陶兆伟是个极懂得怜香惜玉的人,很快就心软了。

有钱人最讨厌女人贪自己的钱,可是对夏语彤,他实在讨厌不起来。

她太美、太清纯、太诱人,他愿意缴械投降,愿意倾其所有,只要她同意跟着他,别说两千万,两个亿,他也能给。

他咽了下口水,喉结滚动了下,老妈就在后面,他是不敢乱来的,而且她警告过他,不能动夏语彤。

“好了,给就是。”他从抽屉里掏出了支票簿。

夏语彤立刻止了哭声,破涕而笑。

“谢谢大哥,我就知道大哥对我们最好了。”接过支票,她喜笑颜开的走了。

陶夫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。

“真是个有趣的女人。”她讥诮一笑。

“是很有趣。”陶兆伟眯起眼睛。

陶夫人哪里瞧不出他的心思,手指按在他的肩头,“这个女人对我们很有用,不准对她动心思,坏了我的好事。”

一点不甘的神色从陶兆伟眼底闪过,他想要的,总有一天还是会得到手的。

回到销售二部办公室,夏语彤开开心心的去向陶景熠邀功了。

把两千万的支票得意的在他面前晃动。

“看在这么聪明的份上,晚上回去奖励。”陶景熠宠溺的扣了下她的小下巴。

“要奖励我什么?”她柳眉微挑,一副好奇的表情。

“把我奖励给,怎么样?”他勾起嘴角,邪魅一笑。

“本来就是我的。”她得意忘形,几乎是脱口而出,说完,心就沉了下。

不对,他还不是她的,他的心里装得是宫小敏,不是她,只是身体上属于她而已。

陶景熠没有察觉到她微妙的表情变化,对她的话很满意,嘴角的笑意加深了,“这句话,我喜欢。”

“我瞎说的,别当真。”她赶紧改口。

“我已经当真了,不能抵赖。”他猛然一伸手,把她拽进了怀里,“也是我的,一辈子都属于我。”语气相当霸道,占有欲宇宙无敌。

她的心里有一点喜悦,但只维持一秒就消失了。

如果遇上更完美的替代品,他就不会再稀罕她,不会再对她好了吧?

她要怎么样才能完全翻身当正主呢?

下班后,她是跟陶景熠一起回去的。对于他的奖励,她还是抱着一点小好奇兼小期待的。

来到车库前,陶景熠按下遥控,车库大门缓缓拉上,一辆银白的车映入眼帘。

“这个是……”她微微一怔。

“的凯迪拉克改装好了。”陶景熠慢慢悠悠的说。

“啊?”夏语彤狠狠一震。

柴筱萌有辆甲壳虫,为了跟她蹭车,她专门去靠考了驾照。

上次凯迪拉克买回来之后,陶景熠不让她开,要把车拿去改装,方便他这个残疾人出入,没想到今天它终于回来了。

只是,这改装的也太彻底了吧,外形都换了,她完全认不出来了。

“确定是我们那辆凯迪拉克,没弄错?”她前前后后,里里外外的查看了一遍,不像,一点都不像。

“改装过,当然跟之前不一样。”陶景熠弹了下她的额头。

“大小好像也不一样了啊,宽了、高了、长了。”她吐吐舌头。

“不大一点,我怎么坐着轮椅进去?”陶景熠抚了抚她的头,像是在为她下了线的智商堪忧。

“哦,有道理。”她点点头,不再纠结。

车嘛,改成什么样都无所谓,只要能开就行。

她乐滋滋的拉开了车门。

妈妈咪呀,不开不要紧,一开吓一跳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