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的很黄很色的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文慧看着自己身上的裙子,觉得莫大的讽刺。

“还犹豫什么?”经纪人推她,“在这道歉,又没粉丝知道,只要沈小姐不追究,这事就算过了。”

“再说了,也没干什么,对吧?”经纪人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没谱。

毕竟她们之前在网上引导了舆论……

“我先去打个电话。”文慧心烦意乱的拿出手机。

经纪人知道她打给谁,一个四十多岁的珠宝收藏师,混血。很有钱,也大方,一直挺喜欢文慧的。不过……

她不认为对方会管这件事,毕竟沈家在洛城的势力太大了。不过如果对方愿意出面调解一下也好。

“怎么说?”

文慧面无表情的回来了。

“他说让我去道歉。”

文慧没说的是,平时对她百依百顺的金主很直接的告诉她,这事如果处理不好,那么以后也就不用去找他了……

格子衬衫美眉户外清丽写真

“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”经纪人劝她,“不管对方原不原谅,先道歉再说。而且,千万不要再去微博上说什么模棱两可的话,人家不是傻子,老老实实的道歉就对了。”

文慧再不情愿,也必须去。现在她总算知道当初在商场沈公主那个手枪的姿势是什么意思了,人家那个时候就等着看好戏,等着今天……

“我现在就过去。”她深深吸了口气,就当是个教训。她好不容易才有今天,绝对不能断了星途。

沈公主拉着项小熙在餐台上选小点心吃,女人总是爱面子的,几个阔太太办的晚宴一向精益求精,从摆设到食物都是最好的。

“这也是唯一的可取之处了。”沈公主给项小熙拿了块马卡龙,“这个不错,纯天然的奶油,巧克力口味。”

项小熙不能吃炸的小排骨,只能吃点甜点了。

“沈小姐,沈太太。”文慧站在两人身后苦笑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她没有在端着的必要。

“这条裙子穿没有我好看。”项小熙打量了她几眼,“因为没我白。”

这是赤裸裸的炫耀加羞辱吧……文慧就只能受着。

沈公主知道项小熙并没有任何意思,只是单纯的告诉那女人事实,不过她并不打算解释。

“有事?”沈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文慧咬了咬牙道:“对不起沈小姐,如果早知道是,我不会和抢那条裙子。”

“别人就可以抢?”沈公主笑了笑,“拉下脸来和我道歉,不就是因为我姓沈,只要我抬抬手,分分钟让滚出娱乐圈。”

文慧脸色猛一下白了,眼里划过道惊恐。

“所以,心里再怎么讨厌我,都得站在这赔礼道歉。”沈公主没理会她的表情,接着道,“我是仗势欺人,我仗着家里势,欺负这个没背景的人。”

“那么呢?”沈公主擦了擦嘴,“像说的,如果不是我,这条裙子就抢定了。仗着是明星,欺负普通人。如果背后的金主比沈家大,今天我们的位置就换了。”

文慧白着脸不吭声,周围的人已经发现不对劲,可是一看那是沈家的大小姐,都纷纷远离,谁也不想惹麻烦。

“看见了吗?”沈公主端起杯香槟,“那天叫的粉丝攻击我时,就和今天这些人不管一样。”

“我没有让粉丝攻击。”文慧忍不住争辩道,“那天如果不是她们出现,我就走了。”

沈公主笑了笑:“敢说心里不是这么想的?敢说微博那些话不是故意引导舆论骂我们?”

“……”文慧无言以对。

她光想着圈粉和提高自己曝光率了。

“从来没人敢那么骂我。”沈公主的笑容冷了下来,“作为一个明星,不可能不知道网络暴力的恐怖。”

那些粉丝攻击她们的话不但难听,有的甚至不堪入目,涉及到了家里的老人和孩子。别说沈公主没被人那么骂过,沈家谁也没人受过着这种侮辱。

“应该庆幸,我们家并不知道这件事,不然网上那些骂人的,一个都跑不掉,等着接我们律师的传票吧!”

“到那个时候,作为他们女神的,能怎么办?救还是不救?拿什么救?”

文慧心里的仅剩的那点侥幸心理都没有了,她是真的害怕了。

“我……对不起……都是我的错。说,要我怎么样才能原谅。”

“原谅?”沈公主笑了笑,“如果我让现在把裙子脱了做得到吗?”

文慧猛的抬起头后退了一步,眼睛死死盯着沈公主,希望看到她刚刚说的是开玩笑。

“沈小姐……”文慧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“不敢?”沈公主把酒杯放下,“还是不愿意?”

文慧闭了闭眼:“我不敢……”

“嗯,我也不想看。”沈公主拉着项小熙,“我们走吧!”

“沈小姐?”文慧愣了。

这算怎么回事?这是没事了还是怎么着……

“怎么样?”经纪人见沈公主走了,赶紧跑过来。

文慧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怎么说的?”

文慧把刚刚沈公主的话告诉经纪人,完了皱起眉头:“现在怎么办……”

“拍卖开始了,没机会了。”经纪人看到大家开始落座,几个太太已经上了台开始讲话了。

“先过去吧!”文慧叹了口气,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项小熙坐下后问沈公主:“接下来想干嘛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沈公主一脸轻松的说,“今天就是想吓唬吓唬她。”

“那她应该吓死了。”项小熙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远远坐下来的文慧,谁都看的出来她脸色不好看。

沈公主把她的脸掰过来:“看拍卖,看拍卖,别管无聊的人!”

席纯坐在沈公主身后,本来她是没资格出席晚宴的。不过因为正在拍摄的电影,导演为了宣传特地给她弄到张帖子。

“不去打个招呼吗?”旁边一个模特一直和席纯在一块聊天,对她印象蛮好的。此时见她一直看沈公主,就随口问了句。

“那可是未来的老板娘呢!”

席纯笑了笑:“还没结婚也不好说。”

“不知道?”模特惊讶的看着她,“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底啊?”

“谁说的?”尽管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可她还是心里一疼,“我们公司都没人说呢!”

模特啊了一声:“估计们老板想保密,可是司马家那位老爷子早就到处宣传了,今天来的人几乎都知道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席纯笑了笑,将目光投向台上。

模特见状也开始关心拍品,没注意席纯的表情变得有些阴霾又哀伤。

“小熙啊,有什么想要的吗?”沈公主拍到了她喜欢的小兔子,开始张罗项小熙。

项小熙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“那也要选一个。”沈公主说,“不然回头我哥还以为我没管呢!”

“咦?”项小熙眼睛一亮,“看!”

台上刚端上来的拍品,竟然是个拨浪鼓。

“这谁家的玩意?”沈公主乐了。

拍卖师开始介绍,那拨浪鼓的鼓皮是用上等的水牛皮做的,细细的一根杆子却金光闪闪,显然是黄金。两个鼓辫上敲击鼓皮的是红宝石,鼓皮外边一圈还镶着碎钻。

“喜欢吧?”沈公主觉的这个东西太适合项小熙了。

项小熙点头:“给妃妃玩。”

“那我们就拍下来!”

司马容来的时候,晚宴还没结束,他坐在车里看着大门。却看到有人走了出来,而且还直勾勾看着他这边。

席纯惊喜的看着司马容,她猜想他会早早来接沈公主,所以出来试试看能不能遇到,结果真让她遇到了!

“老板!”她慢慢走过去,一副袅袅姿态,“拍卖会还得一会呢,来的太早了。”

她说着话,边搓了搓胳膊,吸了吸鼻子。毕竟早春的天气,又是晚上,穿着无袖的晚礼服还是很冷的。

“……”司马容看了她一眼,收回目光把车窗升起来。

席纯:“……”

为什么又不按剧本走???

“小姐,您要不要先进去……”一旁的服务生看不下去了。

鼻头都冻红了,还杵在这干什么。

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席纯说完就绕到汽车另一边,直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司马容冷脸看着她:“下去。”

“我只说几句话,说完我就走!”席纯死死抓住车门,“真要和沈公主结婚?就那么喜欢她?“

司马容觉得这个女人有神经病,完全不想搭理她。

“我哪一点不如她?”席纯自顾问着,“她那么嚣张霸道,绝对不会是个好妻子,我……”

“再让我听到说她不好,我就撕了的嘴。”司马容阴森森丢出来一句,“滚下去。”

席纯眼睛红了:“真的不喜欢我吗?仔细看看啊!”

“滚!”司马容浑身戾气翻滚,差一点让席纯叫出声。

她再也不敢说什么,推开车门下去。站直身子后却看见宴会大门开了,沈公主第一个走出来。席纯一咬牙,转身就扑向司马容。

跟在沈公主后面的所有人,都看到了这一幕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